扶世❤

朱一龙纯粉❤


椅子在异乡 树叶有翅膀
上海的街道 雪山在边上
你靠着车窗 我心脏一旁

看见一个老爷爷在买气球
是个非常温暖的人啊✨

【巍生素】·慢慢喜欢你

这里扶世❤遇见便是缘分


台上,灯光照耀。

“下面有请罗先生为我们带来独唱!”

台下,千人欢呼。

沈巍只是淡然的笑了笑。

 ̄ ̄ ̄ ̄

正值夏日,树荫渐浓,罗浮生嘴里叼着棒棒糖,耳旁听着电话。

“没钱了就给你爸爸打电话,你上大学他都不关心...”

“好的迟叔叔,我知道了,那先挂了。”没等对方讲话,罗浮生直接挂了电话。

“你是罗浮生吧。”一阵声音传入耳中,聒噪的讲话声和蝉鸣都消失在风中。

罗浮生抬头,对方带着一副圆框黑边眼镜,长长的睫毛时不时扫过镜片。

“嗯,您是?”

“免贵姓沈,沈巍。迟先生拜托我照顾一下你。”

罗浮生心里吐槽了一句,脸上依然带着笑。

“那沈巍,宿舍在哪。”

“我带你去。”沈巍转身,顺手把罗浮生的行李箱拎起。“不介意吧?”

“当然。”



靠着顶好的人缘,罗浮生很快发展成男生宿舍的一哥,小道消息更是源源不断的传进他耳朵,什么校花和哪个渣滓谈恋爱啦,什么沈巍又考了第一啦...

???woc沈巍第一,罗浮生突然感到脊背发凉。

开学第二个月,小破学校搞了社团。罗浮生想着自己前几年买了把吉他,现在还在角落吃灰,毅然报了吉他社。

“可是那天之后也没见过沈巍了,学生会有这么忙吗。”他自言自语道。

可谓狗血事都发生在自己身上,当罗浮生背着吉他高兴的走进社团大门时,一眼就看到坐在台上弹吉他的沈巍。

旁边某人看他目瞪口呆的样子,马上给科普一段。“哎你新来的吧,我给你说,这个沈巍可nb了,这次月考第一,钢琴吉他小提琴样样拿手,平时见不到他,这不吉他社招生才来一次。”

罗浮生这下才知道迷倒万千少女形容的是什么样的人了。

“罗浮生?”沈巍弹完一曲,活动活动手脚,向他走来。

“沈巍,哎哟真巧,没想到在这遇见你,你吉他弹得真好。”

“过奖。”沈巍低头含笑。

“那个我还有事,让林华来教你吧。下次再见。”沈巍指了指刚才那个科普君。

“好。”罗浮生默默叹了口气。下一次见面还不知是什么时候呢。



某天傍晚。罗浮生出去拿外卖,偶然路过大二宿舍,门口吵吵嚷嚷聚了一群人,他斜身刚想走过去,突然听到一句熟悉的声音。

“不是...”这句话很快淹没在人群中。

罗浮生把外卖一扔,踉踉跄跄的挤进去。

主人公有三个,某个的校花和她的渣男男朋友,某个戴眼镜的沈巍。

“还那么多小姑娘喜欢你呢,woc你就是个人渣,来来来,大家评评理,知道我女朋友有男朋友了,还带着她开_房,你要脸吗.......”某人渣一边骂一边搂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校花。

众人议论纷纷,但大多数都还偏向沈巍这方。

沈巍也是沉得住气,站在一边连话都不说。

罗浮生过去一把搂住沈巍的肩膀。“兄弟,别污蔑人啊。首先,没那么多人关心你和谁谈了恋爱,没人像你似得那么闲。第二,你说沈巍和你女朋友开_房,哎哟,谁信呐,你先拿出证据来啊,先不说你管不好自己女朋友,沈巍都不一定能看上你,死皮赖脸的。”

罗浮生拽着沈巍的袖子离开人群,撇了眼自己的外卖,啧啧啧,五十多的黄焖鸡,心疼啊。

罗浮生突然感觉手背上凉凉的,看见自己手背上那只干净修长的手,愣了一下。

“我请你吃饭吧,谢谢你帮了我。”

“不不不,小事...”话还没撂下,沈巍倒是皱起了眉。

罗浮生想了想自己那盒黄焖鸡,黄焖鸡换沈巍一顿饭,值了!“但如果是沈学长请我,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

地址定在了一家火锅店,要了包厢,人少清静。

“辣锅还是清汤锅?”罗浮生拿着菜单。

“你不是有胃病吗,吃鸳鸯吧。”沈巍用热水烫了一下餐具。

“鸳鸯就鸳鸯,喜庆!服务员,点单!鸭血宽粉毛肚都多上点。来一瓶啤酒。”罗浮生兴冲冲的说。

开电,包厢里瞬间热气腾腾,沈巍的眼镜蒙上一层雾气,他摘下眼镜,放在一旁。

罗浮生虽说喜欢吃辣,可技术实属太低,没几口就满脸通红,几口就把啤酒喝完了。

“给,冰水。”沈巍很适时的递过杯子来。

“今天的事,谢谢你了。”

“啊没,你也是,他那么说你你也不还口。”

“是我没讲清楚我是同。”

“哦,是这样。”罗浮生喝了一口水,轻描淡写的回答。

沈巍看他这样的态度,忍不住第一次走了神。

“哎沈巍。”沈巍回过神,便是罗浮生近在咫尺的脸,温热的鼻息扑在他脸上。

罗浮生伸手碰了碰沈巍的睫毛,傻乎乎的笑了一阵。“你睫毛真长。”

沈巍扶额,看来这人酒量也不行,一杯倒啊。

他结了账,扶着醉了的罗浮生往回走。

自己是什么时候遇到他的呢,哦,新生报到。一位与他交情很好的叔叔拜托他照顾罗浮生,他想也没想就答应了。

没想到这人是个麻烦精,有胃病还吃辣的喝凉的,半夜疼到冒虚汗,还是他室友给沈巍打的电话。打了几天针后刚出院,死性不改又跑去吃烧烤。

果然还是小孩子呐。



自上次吃火锅后,罗浮生又好久没见到沈巍。

已经考完试了,临近过年,大家都回去了,宿舍渐渐冷清下来。

“浮生啊,今年我和你迟叔叔去海南,你别回来了,去沈巍家,我跟他讲好了。”

罗浮生心中一万匹草泥马奔过,这还是亲爹吗。

刚挂了自家长辈的电话,还没叹气,又一个电话打过来。

“浮生?”

“啊沈巍啊。”

“你收拾一下行李,我在楼下。”

罗浮生向外探头,一身黑的沈巍站在路旁,低头看着手机。

他马上扔了几件衣服在包里。抓起桌上的充电器就跑了下去。

虽说正值寒冬,但这样的运动还是让罗浮生出了不少汗。

“这么着急呀。”沈巍看看他,笑了笑。

罗浮生愣了一下:“这不是想见你吗。”



沈巍家位置挺好,不仅邻水出门右转就是超市。

罗浮生呆了几天又把这混熟了。

今日除夕,满大街都散发着热闹的味道。

“晚上想吃什么?”沈巍挑着调味料。

“包饺子吧,白菜馅的。”罗浮生挑眉,没想到平时看起来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沈巍还会做饭,这几天可都是吃的外卖。

“加辣子鸡卤肉可乐鸡翅虎皮青椒凉拌西红柿怎么样。”

“行。我只负责吃。”

沈巍轻笑,拿去结账了。

罗浮生顺手拿了盒棒棒糖,跟在沈巍身后。

“两位一起?”

“不,我自己买。”罗浮生指了指手中的糖。



罗浮生回家先洗了澡,出趟门身上总是落层灰。洗完他才发现自己没把衣服拿进来。

“沈巍,你帮我拿一下换的衣服。”

“你的都洗了,穿我的吧,屋里开着暖气不冷。”

那边没讲话 应该是默认了。

罗浮生接过衣服,一件白衬衫和一条长裤,衬衫被熨的整整齐齐,可见主人有多用心。他换好衣服,走出浴室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。

沈巍的动手能力真是强到让人哭泣,不到一个小时一桌年夜饭就做好了。

距离十二点还有一小时。

两人脱了鞋坐在地毯上,一边喝着可乐一边吃饭。电视里的春节联欢晚会饱和度爆棚。

“哎沈巍,迟叔叔怎么拜托你的呀。”罗浮生嘴里还嗦着鸡翅,含含糊糊的讲话。

“迟叔叔是我的...嗯,应该说是他让我喜欢上生物这门学科。”沈巍递过去纸巾。“他这样说‘巍巍呀,我一个朋友的儿子,刚好考上了你在的那所大学,你帮帮忙,照顾一下。’”

罗浮生打了个喷嚏。“还怪肉麻的。”

沈巍抬头看了眼时间:“快十二点了,去看烟花吧。”

两人站起身,走到阳台上。一阵风吹过,罗浮生打了个哆嗦。

“啊我忘了阳台比较冷了。”沈巍把外套脱下来披在罗浮生身上。“对不起。”

“没事。”罗浮生揉了揉鼻子。

两人都沉默了一会,沈巍刚想说话,罗浮生却先他开口。

“沈巍,我喜欢你。”罗浮生说完就低下了头。他听见沈巍笑了一声。

“啊那个,不是,我就.......”罗浮生话还没说完嘴就被堵上了。

一股薄荷混杂着沉木的味道扑来,睁开眼就是灯下沈巍睫毛的倒影,时间仿佛被拉长,永无尽头。

这是一个绵长而热烈的吻。

天边第一个烟花绽开。

“我也喜欢你。”

 ̄ ̄ ̄ ̄ ̄

“下面这首歌,送给我最爱的沈先生,可能我弹吉他没他弹得好,但也还能勉强听听,让您见笑了。”

   “慢慢喜欢你

    慢慢的亲密

    慢慢聊自己

    慢慢和你走在一起

    慢慢我想配合你

    慢慢把我给你

    慢慢喜欢你

    慢慢的回忆

    慢慢的陪你慢慢的老去

    因为慢慢是个最好的原因

    ....... ”

罗浮生向他伸手,沈巍慢慢的从舞台侧边走上去。

“沈巍,我喜欢你。”沈巍笑了笑。

“我也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end——



想摘对星子 掬手放入双瞳
再看你眼中 便有春秋与共

2019.7.4✨

杂七杂八的修图

爱拢龙

2019.7.3✨
截修3p

你把彩虹缠绕身上
一片晚霞红了脸庞🌈

晚安

截修3p
阿伟出来受si
呜呜呜呜呜呜呜呜piu亮崽崽

自修3p
拢龙好好看呜呜呜呜呜呜呜

截修3p
三张图不一样滤镜就是我🙆
冒个泡
期中成绩不太好
尽量更文

红豆✨ 05



这里扶世❤再写一点青春偶像剧👌深夜产出,慎。


罗浮生这几天总是跟着井然。

下午自习无聊,罗浮生就看着他。

井然也太好看了吧。

卧槽,大美人。

井然长长的睫毛扫过镜片,“你干什么?”

“没,就觉得你长得不好看。”罗浮生嬉皮笑脸。

井然叹了口气,继续解着数学题。

“你长得不好看,就没人要你,要不你当我男朋友吧?”罗浮生笑嘻嘻 。

井然转过头,盯了罗浮生一会,罗浮生有点发毛。

“行啊。”井然笑了,眉眼弯弯。

“卧槽,你就这样答应了?!”罗浮生惊讶的拍了下桌子,前面的人回头瞟了他一眼。

“反悔了?”

“没有没有。”


井然第二天很早就来到学校, 本以为教室里没有人,没想到罗浮生在,把他吓了一跳。

罗浮生倒是很精神。“来,男朋友,我给你准备了三明治和牛奶 。”

井然倒也没见外,直接拿起三明治吃了起来。 鸡蛋刚好溏心。“你自己做的?”

“嘿嘿,现学的,快夸我。”

“哦,你真厉害。”

罗浮生看着井然的衬衫领子有点歪。

“转过头来。”

井然嘴里塞的鼓鼓的。

罗浮生帮井然整理着领子,手指触摸到男孩的锁骨,停了一下。

“你怎么这么瘦?!”罗浮生皱了皱眉。

“没办法,天生丽质难自弃。”井然喝了口牛奶,把三明治咽了下去。

“你变了。”罗浮生撇撇嘴。


午睡。

全体同学都会大张旗鼓的拉上窗帘,不让一点阳光透进来。关灯,使室内变成一个完全封闭的黑暗密室。

井然趴在桌子上,不一会就睡着了。

沉稳的呼吸,散发着柠檬清香的衬衫。

这是他喜欢的男孩子。

不。

准确来讲。

是男朋友。

罗浮生把脸靠近。

温热的鼻息扑在罗浮生脸上。

“我喜欢你,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。”